中国能源革命要注重协调性

2016-08-22  来自: 鹤壁市瑞普仪器仪表有限公司 浏览次数:758

继中国中长期能源发展战略研究课题、中国天然气发展战略研究课题之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与壳牌集团的第三期合作课题——《全球能源转型与中国能源革命战略研究》启动,第三期研究为什么以全球能源转型与中国能源革命为主题?中国的能源革命应该如何进行?中国经济时报专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副部长石耀东,他对上述问题进行了解答。

中国经济时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与壳牌已经合作两期研究课题,第三期的课题为什么会将主题定为全球能源转型与中国能源革命?

石耀东:全国能源工作会议提到大力推进能源生产革命、能源消费革命、能源技术革命、能源体制革命,全方位加强能源国际合作,适应新常态落实新举措,努力构建安全、稳定、多元、清洁的现代能源体系。我们在此基础上确定第三期研究课题——《全球能源转型与中国能源革命战略研究》,第三期课题是前两期的深化,将梳理中国能源市场的市场化改革、监管体制、创新路径等。

最近几年,全球和中国能源市场都发生了一些变化,市场的环境和条件不一样了。一方面,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对能源的需求没有之前强劲,同时,能源供应结构也与之前不同,能源清洁化和低碳化进展明显,尤其是以风能和太阳能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最近几年发展迅速,装机和发电规模均明显大增;另一方面,能源领域中的技术突飞猛进,在新技术革命的背景下,技术领域、商业模式、管理体制上的创新不断涌现,能源企业的生产组织方式悄然生变。

中国经济时报:第三期课题的内容与之前的两期相比有什么不同?

石耀东:第三期的研究是建立在前两期合作的基础上。第一期主要对2020年到2030年的能源市场展望,第二期关注我国天然气市场的发展,第三期将把研究的重点放在能源革命角度,并将发展的问题放在改革中,将发展与改革结合起来,通过改革,建立稳定、清洁、可靠的能源体系,成为推动发展的动力。

能源领域存在一些垄断性强的中间环节,在下一步的改革中,需要对相关业务进行剥离,输配分开,管输分开。这些都可以从国际经验上找到一些解决办法,比如监管、制度的完善等,壳牌将为我们提供一些有价值的经验。

考虑到现在的市场情况,改革需要自上而下地强力推进,在涉及到利益格局的调整时,市场是失灵的,要中央政府推动。

第三期的研究希望能够在各方面有所创新,特别是在政策咨询上,能够提出一些操作性强的政策建议。

中国经济时报:中国能源市场供需格局的变化,对能源产业有什么影响?

石耀东:中国能源市场已从供不应求转为供需平衡。当能源供求关系比较紧张,能源短缺时,要大力发展能源产业,增加能源供给能力,以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一旦能源需求增速减慢后,能源价格将保持在较低水平,此时正是调整和优化能源结构的好时机,应降低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中的比例,以促进能源结构向更清洁、更友好、更可靠的方向转变。

中国经济时报:最近几年,中国在能源领域实施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您如何看待这些进展?

石耀东:中国政府各个职能部门一直以来都在推进各项能源产业改革,出台了一些改革措施。以电力体制改革为例,2015年电力行业颁布《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将对电力行业的改革起到很大推动作用,但也要吸取之前政策的经验。2002年发布的中央五号文件,颁布《电力体制改革方案》,但在实际实施过程中,却遇到一些问题。现在原有的一些推进改革的方式已经发生很大变化,突出表现为自上而下的改革力度比之前大很多,未来的能源领域改革将以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市场化改革方案为主。中国政府设定了“十三五”期间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目标和节能减排目标,要实现目标,就要有强有力的推进机制,不能等着各种条件完全具备后再推进。如果不加快推进改革,在实现中国政府对国际社会承诺的减排目标上,也会遇到很大阻碍。

中国经济时报:应当如何推进能源领域的相关改革?哪些领域容易较快取得突破?

石耀东:中国能源革命要关注“四个革命一个合作”,第三期的课题将围绕这些展开,这五个方面要同步、协同推进,在设计上应是一篮子方案。五个方面有内在的逻辑关系,比如创新会促进能源供应,需求侧的改革也可能推进创新;比如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未来能源的消费者同时也可能是能源的生产者,这是能源领域商业模式的创新,因此需求侧的革命对推动创新将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某种程度上,创新和供给和需求都相关。总之,五个方面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要有整体的框架设计。

目前,自下而上的改革主要来自于社会公众的呼声,特别是在污染比较重的地区,人们呼吁推进优化能源供应结构,这是一个切入点。

中国经济时报:能源产业改革还涉及到其他方面,不能局限于产业自身的改革,您认为能源领域的改革还需要做哪些配套工作?

石耀东:在推进能源革命时,不能就能源产业谈改革,能源产业的改革,还涉及到国企改革、矿产资源体制改革、价格机制改革等方面。

虽然主要改革的是能源领域的问题,但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整体的设计和协同推进的机制。中央成立经济体制改革的部级联席会议,就是要通过自上而下的动力,解决局部领域的横向协调问题。未来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由改革引发的利益调整将逐渐显现,迫切需要解决监管问题,特别是在进入问题导向型阶段后,需要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才能不断推进改革迈向深入。

总之,能源领域的改革首先要聚焦在能源领域,同时也应综合考虑到国企改革、矿产资源管理体制改革、价格形成机制改革等方面。

产品中心

在线客服

?